• 1

上饶市鼎鑫金属化工有限公司是一家由台商投资的独资企业,于2012年开始试生产,厂址位于上饶市铅山县金属加工园区工业十六路,占地140余亩。公司一期注册资金970万美元。
鼎鑫金属在国内率先提出“开采城市矿山”的思想以及“资源有限、循环无限”的产业理念,并以废旧电池、电子废弃物等废弃资源为例,积极探索中国“城市矿山”的开采模式,致力于电子废弃物、
废旧电池等“城市矿产”报废资源的循环利用与循环再造产品的研究与产业化,构建了废旧电池、电子废弃物、稀有与稀贵金属废料循环产业链,循环再造钴、
锂等多种资源以及新能源材料等多种高技术产品。   

查看更多>>

  • 请走“钴奶奶”这事靠谱吗?为何钴业三巨头还赚翻了?

        钴是正极材料中的“明星”金属,其价格对锂电池成本影响显著,因钴价昂贵,供应有限,被业内形象地称为“姑奶奶”。     近年来,不少企业在少钴、无钴技术上争先抢后,这也引发行业热议:无钴电池靠谱吗?     业内坦言:锂电正极材料提高镍含量、实现无钴化后,电池的能量密度达到了极限,但在热稳定性、循环寿命、倍率性等方面,还存在技术壁垒 无钴电池 无疑是今年动力电池产业的一大热点    年初,特斯拉表示将使用无钴电池,并称,“无钴,不一定代表是磷酸铁锂”;随后,宁德时代在业绩说明会上表示,公司一直有无钴电池的技术储备;之后,蜂巢能源率先发布了两款基于镍锰二元正极材料打造的无钴电池产品……    国内外企业相继布局无钴电池的同时,资本市场也闻“钴”而动。在日前召开的第8届中国电池新能源产业国际高峰论坛上,北京大学教授其鲁坦言,从材料合成结果来看,完全100%的镍酸锂不稳定,如果没有钴,电池衰减非常快,其化学结构也会发生变化。有钴,且有不少于5%的铬,才能让镍酸锂变成稳定的材料。 发展少钴、无钴技术 或提前锁定钴价 是推动电池持续降本的重要保障       目前电动汽车主流配套的三元锂电池,其正极材料为镍钴锰或镍钴铝,钴在其中起着稳定材料层状结构、提高材料循环和倍率性能的作用,是正极材料中不可或缺的一员。     降低钴含量,可以起到降低电池成本的作用。蜂巢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电芯研发中心总经理高飞表示,钴价对电池成本影响显著,且受供需关系影响较大,发展少钴、无钴技术,或提前锁定钴价,是推动电池持续降本的重要保障。    相关统计显示,全球动力电池领域用钴需求量将从2019年的1.82万吨大幅上升至2025年的6.35万吨,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3.2%。高飞算了一笔账:生产1辆特斯拉Model S将消耗13.68公斤钴。如果目前全球钴储量的30%用在电动汽车上,折算下来,约支撑1.7亿辆车的生产规模,电动汽车每年按500万的销量来算,30年左右,钴将消耗殆尽,“而全部使用无钴电池,总成本可以降低26亿美元。” 蜂巢能源已于去年9月率先发布了无钴正极电芯产品。据高飞介绍,蜂巢无钴电池分为E平台和H平台,共规划四款产品,容量为90Ah到226Ah不等。电芯最高可实现880公里续驶里程,预计于2021年6月量产。 固有缺陷难消除       那么,无钴电池真的渐行渐近了吗?     蜂巢能源的无钴材料路线很清晰——在镍酸锂的基础上加锰,即镍锰电池。   “无钴两元材料存在固有缺陷,从验证结果来看,无钴镍锰(NM7525)材料克容量与镍钴锂(NCM622)接近,但循环性能和倍率性能略差,材料热稳定也低于后者。”格林美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潘骅坦言,锂电正极材料提高镍含量、实现无钴化后,电池的能量密度达到了极限。但在热稳定性、循环寿命、倍率性等方面还存在技术壁垒。    其鲁表示,目前钴资源可以做到近100%回收,无限循环使用,不用过多担忧。    在鲍伟看来,钴价并不是真的昂贵,而是作为小众金属,容易被炒作、被资本市场搅动。“作为钴金属生产商,我们也特别希望钴价稳定,维持在30万元/吨左右较好。” 不可忽视的是, 电池作为核心部件, 很大程度上直接决定车辆的性能。     追求无钴,万万不能牺牲安全性。     亿维锂能董事长刘金成直言,无钴是个伪命题。“为什么不用钴呢?钴很可爱,三元电池有它结构才稳定。安全可靠是行业发展的基础,技术得经过5年、10年的验证,‘硬上’只能说很大胆。” 即便是低钴的镍钴锰811电池也被爆出多起安全事故。“低钴电池是一种市场导向,企业开发了便往前推。”国轩高科高级副总裁徐兴无坦言,低钴811电池确实存在不少问题,建议缓一缓,是比较明智的选择。“降低能量密度对安全是有好处的,等技术真正成熟再大批量上车。” 据了解,高活性的镍占比越大,正极材料的热稳定性就会相应降低。也就是说,当电池遇到过充、高温、外力冲击等情况时,更容易引发热失控。      那么,是否可以通过其他材料来代替钴的作用?潘骅表示,格林美已经完成了从中镍、低镍到高镍的全系列的技术储备,公司正在探索开发铝、硼、镁元素来取代钴。 相关阅读:      动力电池“去钴化”,为何钴业三巨头还赚翻了?在特斯拉掀起的电池“去钴化”风潮下,中国钴业三巨头却实现了净利大增。 10月28日晚,中国最大钴企华友钴业(603799.SH)发布的财报显示,其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48.39亿元,同比增长5.82%;净利6.87亿元,同比增长640.27%。      同日发布季报的洛阳钼业(603993.SH),前三季度营收为803.06亿元,同比增长140.37%;净利润16.1亿元,同比增长29.37%。 另一大钴业巨头寒锐钴业(300618.SZ)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6.52亿元,同比增长32.89%;净利润约1.62亿元,同比上升502.22%。 以此计算,这三大钴业巨头前三季度共实现盈利24.59亿元,同比增长约九成。 据路透社今年2月18日报道,特斯拉正与宁德时代(300750.SZ)商谈,将在上海工厂生产的电动汽车使用无钴电池。 钴是三元电池的重要原材料。作为正极材料中最昂贵的“一元”,钴的作用主要是稳定材料层状结构、提高材料循环和倍率性能。因为钴的使用,正极材料超过三元电池成本的40%。      为降低成本,实现三元电池的无钴化,成为车企和电池企业的共同目标。      在特斯拉掀起的“去钴化”风潮下,钴价曾短暂下跌,但并非一蹶不振。      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随着新能源汽车渗透率不断提高,即使在三元电池低钴化的背景下,新能源汽车对钴的需求仍将增加。 根据伦敦金属交易所(LME)的数据,今年钴价呈现“凹”字走势,2月3日达到3.4万美元/吨后开始震荡下调,3月跌至2.7万美元/吨附近徘徊。      自8月3日起,钴价开始上扬,突破了3万美元/吨关口,至今保持在3.3万-3.5万美元/吨之间。这一价格与较去年的均价相比,上涨了10%-17%。      三季度,钴粉均价为29.73万元/吨,同比增长16.88%,环比增长7.41%。     钴价上扬,促使钴业务占比较大的华友钴业和寒锐钴业,在三季度实现利润大增。     钴业务在华友钴业的营收占比为30.13%,在寒锐钴业的营收占比则高达76.64%。     三季度,华友钴业营收为57.87亿元,同比增17.64%;净利润3.37亿元,同比增462.26%。     2019年年报显示,华友钴业的主营业务为贸易、锂电新材料、有色金属行业,占营收比例分别为:43.93%、37.09%、16.89%。     寒锐钴业(300618)发布2020年三季度报告,公告显示,2020年1-9月实现营收1,652,480,497.89元,同比增长32.8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2,089,811.27元,同比增长502.22%。其中第三季度盈利100,118,725.86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76.35%。 截至本报告期末,寒锐钴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3,784,221,038.34元,较上年末增长112.81%;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14,522,336.46元,同比增加132.27%。     据了解,2020年1-9月实现营收1,652,480,497.89元,同比增长32.89%;系电解铜销量增加所致。 资料显示,寒锐钴业主要从事金属钴粉及其他钴产品、铜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民生证券的数据显示,钴价抬升导致华友钴业的钴板块业务毛利率提升,三季度毛利率达16.5%,环比提高1.17个百分点,同比提升了7.42个百分点。     同期,寒锐钴业的平均业务毛利率达30%,环比提高了12个百分点。     华友钴业和寒锐钴业还拥有占比不低的铜业务。前者铜业务占比约14%,后者占比达23%。    民生证券分析认为,铜产量的增加,也是这两大钴企业绩大幅增长的原因。    随着3万吨鲁库尼电积铜项目投产开始放量,华友钴业今年上半年的铜产量达4.27万吨,同比增49.54%。寒锐钴业在科卢韦齐的2万吨电积铜     项目达产,年铜产能也从1万吨提升至3万吨。    今年3月底以来,铜价踏入上升通道。截至6月底,LME铜价收于6039美元/吨。下半年,铜价延续涨势。9月初,铜价攀升至近两年新高。    三季度,LME铜均价为6519.13美元/吨,同比增长12.36%、环比增长21.71%。   相比前两家企业,洛阳钼业的钴业务占比较小。其三季度营收335.63亿元,同比增43.25%;净利润6.02亿元,同比增38.07%。   铜钴相关产品在洛阳钼业营收中的占比为12.13%;精炼金属贸易是该公司营收大头,占比达51.5%。   2019年7月24日,洛阳钼业并购了IXM金属贸易公司。该并购为洛阳钼业带来了大量的现金流量净额。   根据公告,前三季度洛阳钼业经营活动产生了96.6亿元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去年暴增588.74%。   截至10月29日收盘,钴业三巨头全部收涨。华友钴业收报41.4元,上涨6.98%;洛阳钼业收报4.02元,上涨2.29%;寒锐钴业收报70.92元,上涨1.52%。  

  • 国内碳酸锂价格上涨到12周高点;因适逢黄金周假期,硫酸钴市场交投清淡

    中国国内碳酸锂价格上涨到12周高点        截至10月9日一周,中国国内碳酸锂价格恢复上涨趋势,消息人士指出原因是库存下降而需求增加。       10月9日,S&P Global Platts的电池级碳酸锂估价上升300元/吨至4.1万元/吨,氢氧化锂估价持稳于4.8万元/吨。两项估价均为中国完税交货价(DDP)。       自8月28日以来,国内碳酸锂价格已累计上涨1,000元/吨,达到7月17日以来的最高水平。       一位消费商表示,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在黄金周假期过后小幅走高,报价高达4.2万元/吨。       他说: “电池级碳酸锂供应略为紧张。价格肯定上涨了,而且这个涨势符合普遍预期。电池厂家正在削减成本,但上游生产商提高了价格,……我们(正极材料制造商)感受到痛苦。”       一位生产商表示,碳酸锂价格已经上涨,人人都看涨后市。       他说: “我们以4.2万元/吨出售会亏本。尤其是作为上市锂加工企业,我们需要提高售价来使年底财报更好看。”       该生产商表示,供应略显紧张,正极材料制造商担忧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会达到4.5万元/吨,因而想要锁定到年底的供应。        他说: “主流生产商按第四季度合约销售的价格为4.1-4.2万元/吨。很多买家想要和他们订立现货订单,但目前很难买到几百吨货。最多能买到几十吨。”       该生产商表示,他所在公司目前满负荷开工,并计划扩大产能,正在测试一条新碳酸锂生产线和一条新氢氧化锂生产线,产能各为1万吨/年。 另一位生产商表示,他所在公司已经通过季度协议接满到年底的订单。 他补充说: “我们没有太多货用于现货交易。”他说现货报价在4.3万元/吨,可成交价在4.2万元/吨。 第三位生产商也表示,由于需求复苏和电池级碳酸锂供应收紧,库存正在下降。 他说,他公司目前满负荷开工,并已清空所有库存。 他说: “我认为到年底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不会达到4.4-4.5万元/吨。”     电池需求 上述第一位生产商表示,磷酸铁锂(LFP)和钴酸锂(LCO)电池的需求是另一个推涨因素。 他说: “需求已经复苏,生产商没有剩下多少碳酸锂库存。” 第三位生产商表示,他听说镍钴锰酸锂(NMC)复苏落后于LFP,而来自消费电子的LCO需求坚挺,但他认为将来这些增长比不上汽车行业的需求。 一位贸易商也表示下游需求略有改善,LFP和LCO需求正在推动碳酸锂价格,而NCM需求保持稳定。 他补充说: “国内碳酸锂已触底并在回升。尽管利润率依然为负值,一些加工商准备恢复生产 。” 同时,氢氧化锂价格连续第8周保持稳定。 第一位生产商表示,只有两位买家对用于生产高镍正极材料的氢氧化锂有 “真正需求”。 他说: “高镍正极材料生产要求极高,很多正极材料厂家仍不能满足标准。” 第一位消费商表示,氢氧化锂市场依然供应过剩。 海运锂盐市场方向不明,价格持稳 由于市场方向不明朗,参与者认为市场普遍稳定,截至10月9日一周海运锂盐价格没有任何变化。 10月9日,S&P Global Platts碳酸锂估价持稳于6,500美元/吨,而氢氧化锂估价稳定在9,000美元/吨。两项估价均反映交付到中国、日本和韩国主要港口的电池级质量产品的CIF北亚报盘、询盘和交易。但碳酸锂价格标准化为交割至上海港。 一些市场参与者表示价格可能已经触底,但何时能开始反弹仍不确定。 一位北美市场人士说: “我认为市场要到2021年中才能(从供应过剩)转变成不足,因此价格在那个时间以前应该不会上涨。”他购买工业级氢氧化锂的价格为7,000美元/吨CIF。 一位亚洲贸易商认为,来自日本和韩国的氢氧化锂需求有所增加。 一些市场参与者表示,供应链上现有库存相当于约3-6个月消费量。但有人认为,库存主要包括锂辉石和工业级碳酸锂,而随着来自电动汽车行业的需求逐步上升,库存可能会加速耗尽。 一位美洲卖家报称以约9,000美元/吨达成一宗10吨的电池级碳酸锂交易,但表示 “一些商谈因疫情而陷于停滞”。 不过,另一位供应商认为9,000美元/吨的价格过高,并将该价格归因于小批量。 他还表示,中国消费商购买工业级碳酸锂的价格低于5,000美元/吨CIF,而 “电池级碳酸锂价格比这个水平高至少1,000美元/吨。” 第二位供应商表示,在日本和韩国,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依然保持在8,000美元/吨CIF,但有可能在第四季度下滑到更接近7,500美元/吨。 他补充说: “至于2021年第一季度,现在讨论为时过早。”他承认新的年度协议执行可能会打压价格。 一位亚洲生产商表示,受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日本和韩国锂盐需求总体上将可能与2019年持平。 他说: “我们的大部分日韩客户在第二季度中国以外爆发新冠疫情后都减少了协议供货量,其后数量得以稳定下来。日本需要提振其经济。” 在中国国内市场, 10月9日Platts评估的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周环比上升300元至4.1万元/吨,氢氧化锂价格持稳于4.8万元/吨。两项估价均为中国完税交货价(DDP)。 按进口平价计算,海运价格依然远高于中国国内价格。根据Platts进口平价公式,Platts在6,500美元/吨的CIF估价相当于5万元/吨,含13%增值税。10月9日新加坡时间下午4:30,美元对人民币汇率估报6.7796。 因适逢中国黄金周假期,硫酸钴市场交投清淡 10月8日,S&P Global Platts评估的电池级含钴20.5%硫酸钴每周价格持平于5.3万元/吨(7,783美元/吨)DDP中国。 由于适逢黄金周假期,中国市场参与者大多处于休假状态。 鉴于很多消费商已在黄金周前几周内补充了库存,目前需求低迷。 展望后市,目前所有注意力都集中于假期后市场和价格将如何表现。 一些消息人士继续认为,中国假期结束后价格将 “稳中略升”。 中国黄金周假期中氢氧化钴市场交投淡静 10月4日开始的一周内,氢氧化钴消费商依然处于黄金周假期中。 10月8日,S&P Global Platts含钴30%氢氧化钴估价报12美元/磅,相当于26,455.44美元/吨,CIF中国,与10月1日持平。 中国黄金周假期使氢氧化钴市场陷于停滞,价格保持不变。 一位欧洲贸易商说: “中国将在明天复市,市场依然相当紧张。”他还表示,目前市场中看不到廉价报盘,可成交价保持在12美元/磅及以上。 另一位欧洲贸易商表示,听说10月4日开始一周有小批量氢氧化钴交易商谈,但承认过去一周没有看到任何正式交易。 另一位贸易商在10月4日开始一周没有听闻任何交易或报盘,并称价格稳定在12美元/磅CIF中国以上。 “我估计需要等中国假期结束。” 展望后市,一位市场参与者表示,未来几周内,氢氧化钴和硫酸钴价格均有望攀升或至少保持稳定。 与氢氧化钴市场一样,金属市场在过去一周也保持稳定。 市场共识是,大多货物在贸易商手中,其中很多表示依然乐于持货,考虑到目前融资的可负担性则尤其如此。 第一位欧洲贸易商说,他对于年底前钴价格上涨持谨慎乐观态度,指出当前氢氧化钴与金属挂钩的定价机制意味着,氢氧化钴市场的紧张会继续影响到金属。他说: “氢氧化钴依然强劲并带来支撑。” 该欧洲贸易商表示,市场传言中国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SRB)将进行第二轮采购。他说,SRB要在年底前建立更大的头寸。 因适逢中国假期,硫酸镍价格保持稳定 10月7日,S&P Global Platts的电池级硫酸镍(镍含量不低于22%,磁性异物含量不高于100 ppb)估价报2.7万元/吨DDP中国,与前一周持平。 10月4日开始的一周,由于大多市场参与者仍处于中国国庆黄金周假期中,国内硫酸镍价格保持稳定。 10月1-7日为中国正式假期。 电池金属——资讯 澳大利亚黑德兰港9月锂出口量同比增长25% 皮尔巴拉港口管理局10月9日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澳大利亚黑德兰港9月份出口了26,647吨锂辉石精粉,较上年同期增长25.1%。 上述出口量较8月下滑45.9%,而8月出口量是该港自2018年6月开始提供锂统计数据以来录得的最高锂辉石精粉出口量,但该港在2018年6-10月期间出口的直运矿石数量处于更高水平。 该港9月出口的全部锂辉石精粉通过三艘船运往中国,但市场消息人士表示,澳大利亚矿企常常使用共享船舶将锂辉石运往韩国和中国,数量报成第一个卸货港。 9月期间锂盐价格保持稳定,S&P Global Platts碳酸锂估价稳定在6,500美元/吨CIF北亚,而氢氧化锂估价持稳于9,000美元/吨CIF北亚。 智利第三季度锂出口量大幅下滑,价格继续走低 海关数据显示,近几个月来智利锂出口量大幅下滑,扭转了2020年上半年出口创纪录的局面。 第三季度锂产品出口量达到27,032吨,较上一季度下滑24.8%。 此前,由于生产商美国雅保(Albemarle)和SQM与智利政府签订更灵活的生产协议后提高了产量,2020年上半年智利出口量猛增24%。 受益于阿塔卡马盐沼的生产项目,智利目前是世界最大的锂生产国之一。 尽管出口出现下滑,智利头号生产商表示将坚持原来的销售目标。 SQM周四晚表示,预计今年将销售接近6万吨锂产品,达到其近期目标的高线,其中下半年销量将比上半年的2.12万吨增加80%。 海关数据显示,出口下滑反映了对韩国以外的所有主要市场出口减少的情况,韩国则在当季重新成为智利锂产品的头号买家,进口量增加17.5%,达到10,247吨。 相比之下,对比利时的出口下滑逾90%至503吨,而对美国的出口减少逾75%至458吨。 锂出口量下降也因锂价格持续走低而放大。 按出口额和数量计算,第三季度智利锂出口平均价格为5,660美元/吨,较上一季度下滑24.4%,与去年初相比下降接近50%。 上月SQM警告称,由于产量快速增长超过停滞不前的需求,继同比下滑45%后,预计下半年价格将继续走低。 智利SQM宣布清洁锂业务计划以吸引汽车厂商 作为世界最大锂生产商之一的SQM表示,为了与计划电动化的汽车厂商达成利润丰厚的长期供应协议,该公司已设定雄心勃勃的目标,旨在降低其智利北部业务的环境影响。 该公司在公布其可持续发展计划时表示,目标是减少用水量、碳排放以及从阿塔卡马盐沼开采的卤水数量。 锂是一种不稳定的轻质材料,用于在未来数十年内驱动数以亿计的电动汽车,来自亚洲、欧洲和北美的汽车厂商和电池生产商正在全球各地寻觅锂资源。 然而,环保主义者和行业领袖担心该行业对高海拔盐沼的影响,如阿塔卡马,这些地方的环境较为敏感,栖息着火烈鸟等脆弱的物种。 SQM表示,其计划是逐步减少从盐沼开采富含矿物的卤水。这些卤水蒸发后即可提取锂和其他矿物。计划从明年11月开始,开采量减少20%,至2030年达到当前水平的50%。 该公司表示,预计此举不会影响目前和未来的锂产量,并希望能在未来几年内将产量从目前的7.5万吨/年提高到接近20万吨/年。 然而,该计划将影响其生产硝酸钾并销售给第三方的能力,由于氯化钾销量减少,年毛利率将减少2,500至3,000万美元。 该公司也将在10年内将来自内陆水源的用水量减少40%,到2040年减少65%,方式是综合使用更高效的工艺,以及在硝酸盐和碘生产中改用海水。 该公司也计划在2030年实现锂、氯化钾和碘产品的碳中和,到2040年实现所有产品的碳中和。 实现这些目标预计将需要耗资2亿美元多一点。 在强调SQM新的环境承诺是自愿并 “出于信念”的同时, CEO里卡多·拉莫斯(Ricardo Ramos)表示,需要通过这些承诺来确保利益相关者看到公司正在为改善世界做出贡献。 他说: “我们的商业模式基于长期投资,而这些投资对社区、环境和整个社会的贡献和尊重需要得到认可。 在具备成本竞争力和作为可持续性发展领导者之间不存在权衡取舍。” GlobalData:受电动汽车增长推动,2024年全球锂需求将翻一番以上 10月7日分析咨询公司GlobalData表示,随着电动汽车电池产量增长到目前的四倍,预计到2024年全球锂需求将翻一番以上。 GlobalDa

  • 特斯拉“电池日”前夕供应链个股备受关注 溶剂龙头石大胜华DMC等需求量有望大增

  • 七月一日 建党节:不忘初心 继续前进

    不忘初心,继续前进。99年化雨春风,一路坚定初心;99年千秋伟业,一路不忘初心;多少豪杰英烈,多少振奋时刻!红色,是时代的印记,是民族的精神,也是身体里血液流淌的颜色……我们与您一同感受~

版权所有   ©   2018   上饶市鼎鑫金属化工有限公司 赣ICP备11006828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顾问专员 徐文强 18679185815

在线客服热线电话

扫一扫,浏览移动版本网站

传真:0793-5122666
邮箱地址:
kefu@jxdx.com.cn

地址:上饶市铅山县金属加工园区工业十六路

0793-5122999